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的研制與試驗

李一博 李永杰

引用本文:

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的研制與試驗

    作者簡介: 李一博(1995—),男,河南洛陽人,2017年畢業于廣東石油化工學院油氣儲運工程專業,在讀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欠平衡鉆井技術研究。E-mail:[email protected]
  • 基金項目:

    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復雜結構井氣體鉆井關鍵工藝技術理論與測量工具研發”(編號:2011ZX05022-005-004HZ)、四川省杰出青年學術與技術帶頭人基金項目“氣體鉆井井下安全風險及控制方法研究”(編號:2014JQ0045)資助

  • 中圖分類號: TE242

The Development and Testing of a Rapid Measurement Device for Determining the Gas Drilling Subsurface Blasting Limits

  • CLC number: TE242

  • 摘要: 為解決氣體鉆井中井下燃爆的問題,研制了一種現場快速直接測定地層烴類氣體燃爆界限的裝置,并給出了該裝置的測試方法。快速測量試驗結果發現,該測試裝置可在不同壓力、溫度和混合氣體體積分數條件下準確測量地層烴類氣體的燃爆界限,得出當前地層烴類氣體的燃爆范圍,預防井下燃爆的發生。同時,在以甲烷氣體為對象的試驗中,用0.1 MPa壓力下的測量結果驗證了該裝置的有效性,并揭示了溫度和壓力對井下燃爆的影響規律。研究認為,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測量裝置為氣體鉆井中的井下燃爆問題提供了一種有效的預防手段,可有效保證井下安全,應用前景廣闊。
  • 圖 1  測試筒的結構

    Figure 1.  Structure of the test barrel

    圖 2  測試裝置的系統總成

    Figure 2.  System assembly of the test device

    圖 3  點火測試流程示意

    Figure 3.  Schematic diagram of the ignition test flow

    圖 4  常壓燃爆界限點測量流程

    Figure 4.  Measurement process of normal pressure blasting limit point

    圖 5  利用二分法尋找常壓下燃爆下限點的示意

    Figure 5.  Using the dichotomy to find the lower blasting limit at normal pressure

    圖 6  利用二分法尋找常壓下燃爆上限點的示意

    Figure 6.  Using the dichotomy to find the upper blasting limit at normal pressure

    圖 7  變壓燃爆界限點測量流程

    Figure 7.  Measurement process of variable pressure blasting limit point

    圖 8  利用二分法尋找變壓下燃爆下限點的過程

    Figure 8.  The process of find the lower blasting limit under variable pressure by dichotomy

    圖 9  利用二分法尋找變壓下燃爆上限點的過程

    Figure 9.  The process of find the upper blasting limit under variable pressure by dichotomy

    圖 10  利用各溫度對應的變壓燃爆曲線制作的燃爆曲面

    Figure 10.  Using the variable pressure blasting curve corresponding to each temperature to plot a blasting curve surface

    表 1  壓力一定、溫度不定時的試驗數據及結果

    Table 1.  Test data and results with constant pressure and variable temperature

    編號壓力/
    MPa
    殼體溫度/
    甲烷體積
    分數,%
    燃爆情況備注
    10.138.0 4.73
    20.137.0 4.75
    30.183.0 4.73
    40.133.014.20
    50.134.014.60
    60.138.515.00
    70.186.015.78
    80.137.014.80
    90.192.015.00
    100.190.0< 15.00 加少量空氣
    下載: 導出CSV

    表 2  壓力不定、溫度基本穩定時的試驗數據及結果

    Table 2.  Test data and results with variable pressure and nearly constant temperature

    編號壓力/MPa殼體溫度/℃甲烷體積分數,%燃爆情況
    10.450803.55
    20.450783.92
    30.3656827.40
    40.4006925.00
    50.350914.04
    60.350874.20
    70.350884.52
    80.1008615.78
    下載: 導出CSV
    南国七星彩高手论坛
  • [1] 李永杰, 陳一健, 孟英峰. 井下燃爆監測技術在氣體鉆井中的應用[J]. 天然氣工業, 2008, 28(5): 50–52. doi: 10.3787/j.issn.1000-0976.2008.05.015LI Yongjie, CHEN Yijian, MENG Yingfeng. Application of downhole explosion monitoring technology in gas drilling[J]. Natural Gas Industry, 2008, 28(5): 50–52. doi: 10.3787/j.issn.1000-0976.2008.05.015
    [2] 練章華, 林鐵軍, 孟英峰.氣體鉆井基礎理論及其應用[M].北京: 石油工業出版社, 2012: 1–5.LIAN Zhanghua, LIN Tiejun, MENG Yingfeng, et al. Basic theory of gas drilling and its application[M].Beijing: Petroleum Industry Press, 2012: 1–5.
    [3] NF C23-560-3—2005 Electrical apparatus for the detection and measurement of flammable gases: part 3: performance requirements for group I apparatus indicating a volume fraction up to 100% methane in air[S].
    [4] 王剛, 羅海珠, 潘競濤, 等. 多組分可燃性氣體爆炸影響研究[J]. 世界科技研究與發展, 2011, 33(2): 232–235. doi: 10.3969/j.issn.1006-6055.2011.02.019WANG Gang, LUO Haizhu, PAN Jingtao, et al. Influence of explosion on multiple ignitability gases explosion[J]. World Sci-Tech R&D, 2011, 33(2): 232–235. doi: 10.3969/j.issn.1006-6055.2011.02.019
  • [1] 李皋陳澤孟英峰陳一健蔣祖軍 . 氣體鉆井MMWD隨鉆測量方法研究. 石油鉆探技術, 2018, 46(5): 52-56. doi: 10.11911/syztjs.2018055
    [2] 王希勇蔣祖軍練章華 . 氣體鉆井鉆具減振器的研制及現場試驗. 石油鉆探技術, 2012, 40(4): 119-122.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2.04.024
    [3] 陳明黃志遠馬慶濤劉云鵬葛鵬飛夏廣強 . 馬深1井鉆井工程設計與施工. 石油鉆探技術, 2017, 45(4): 15-20. doi: 10.11911/syztjs.201704003
    [4] 崔真 . 聚類分析在井下燃爆判別中的應用. 石油鉆探技術, 2010, 38(6): 20-24.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0.06.005
    [5] 李皋肖貴林李小林李誠 . 氣體鉆水平井巖屑運移數值模擬研究. 石油鉆探技術, 2015, 43(4): 66-72. doi: 10.11911/syztjs.201504012
    [6] 唐佳彤 . 氣體鉆井最小氣體體積流量計算新方法. 石油鉆探技術, 2015, 43(4): 73-77. doi: 10.11911/syztjs.201504013
    [7] 楊俊鋒陳永明趙緒龍 . 氣體鉆井井眼排液工藝技術及應用. 石油鉆探技術, 2012, 40(6): 13-16.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2.06.003
    [8] 楊決算 . 大慶油田氣體鉆井配套技術及應用. 石油鉆探技術, 2012, 40(6): 47-50.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2.06.010
    [9] 吳立新陳平祝效華張文華賈彥杰李金和 . 氣體鉆井鉆柱疲勞失效周期分析. 石油鉆探技術, 2012, 40(1): 42-46.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2.01.009
    [10] 馬慶濤 . 氣體鉆井后氣液轉換新工藝. 石油鉆探技術, 2013, 41(5): 67-70.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3.05.013
    [11] 劉厚彬韓旭張俊劉彪孟英峰 . 川西低滲透氣藏氣體鉆井井壁穩定性評價方法. 石油鉆探技術, 2019, 47(1): 25-31. doi: 10.11911/syztjs.2019004
    [12] 石建剛楊虎周鵬高文乾彬 . 火燒山北部石炭系推覆體氣體鉆井技術. 石油鉆探技術, 2014, 42(1): 114-118.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4.01.023
    [13] 馮光通胥豪唐波靳瑞環 . 超吸水材料在氣體鉆井井眼干燥中的應用探討. 石油鉆探技術, 2014, 42(3): 38-44.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4.03.008
    [14] 劉建林殷琨 . SGQ320型氣體鉆井用貫通式潛孔錘的研制. 石油鉆探技術, 2012, 40(1): 114-118.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2.01.023
    [15] 夏文鶴潘碩孟英峰李永杰 . 基于音頻信號的氣體鉆井返出巖屑量監測方法研究. 石油鉆探技術, 2017, 45(3): 121-126. doi: 10.11911/syztjs.201703021
    [16] 李瑞營王峰陳紹云劉金瑋 . 大慶深層鉆井提速技術. 石油鉆探技術, 2015, 43(1): 38-43. doi: 10.11911/syztjs.201501007
    [17] 何龍胡大梁朱弘 . 丁頁2HF頁巖氣水平井鉆井技術. 石油鉆探技術, 2014, 42(4): 125-130.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4.04.024
    [18] 葉金龍沈建文吳玉君杜征鴻睢圣李林 . 川深1井超深井鉆井提速關鍵技術. 石油鉆探技術, 2019, 47(3): 121-126. doi: 10.11911/syztjs.2019056
    [19] 翟小強王瑛劉偉紀榮藝 . 存儲式井下振動測量工具的設計與室內試驗. 石油鉆探技術, 2011, 39(4): 111-114.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1.04.024
    [20] 屈俊波陳平馬天壽黃萬志胡澤 . 精確監測井底溢流的井下微流量裝置設計與試驗. 石油鉆探技術, 2012, 40(5): 106-110. doi: 10.3969/j.issn.1001-0890.2012.05.023
  • 加載中
圖(10)表(2)
計量
  • 文章訪問數:  508
  • HTML全文瀏覽量:  479
  • PDF下載量:  31
  • 被引次數: 0
出版歷程
  • 收稿日期:  2018-07-04
  • 錄用日期:  2019-03-06
  • 網絡出版日期:  2019-07-24
  • 刊出日期:  2019-09-01

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的研制與試驗

    作者簡介: 李一博(1995—),男,河南洛陽人,2017年畢業于廣東石油化工學院油氣儲運工程專業,在讀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欠平衡鉆井技術研究。E-mail:[email protected]
  • 油氣藏地質及開發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西南石油大學),四川成都 610500
基金項目:  國家科技重大專項“復雜結構井氣體鉆井關鍵工藝技術理論與測量工具研發”(編號:2011ZX05022-005-004HZ)、四川省杰出青年學術與技術帶頭人基金項目“氣體鉆井井下安全風險及控制方法研究”(編號:2014JQ0045)資助

摘要: 為解決氣體鉆井中井下燃爆的問題,研制了一種現場快速直接測定地層烴類氣體燃爆界限的裝置,并給出了該裝置的測試方法。快速測量試驗結果發現,該測試裝置可在不同壓力、溫度和混合氣體體積分數條件下準確測量地層烴類氣體的燃爆界限,得出當前地層烴類氣體的燃爆范圍,預防井下燃爆的發生。同時,在以甲烷氣體為對象的試驗中,用0.1 MPa壓力下的測量結果驗證了該裝置的有效性,并揭示了溫度和壓力對井下燃爆的影響規律。研究認為,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測量裝置為氣體鉆井中的井下燃爆問題提供了一種有效的預防手段,可有效保證井下安全,應用前景廣闊。

English Abstract

  • 井下燃爆是指氣體鉆井鉆遇含氣層位時發生可燃氣體燃爆的現象[1]。井下燃爆的條件是地層中的烴類氣體進入井筒與空氣混合,達到井筒環境條件下的燃爆界限,且鉆具摩擦形成的高溫足以點燃混合氣。井下燃爆經常發生在以空氣為循環介質的氣體鉆井中[2],給氣體鉆井的井下安全帶來很大挑戰。國內外針對氣體鉆井井下燃爆問題已經進行了一些研究,但主要集中在排砂管線返出氣體的監測方面,針對井下環境進行燃爆的試驗研究比較少,特別是不同壓力、溫度和混合氣體積分數下發生燃爆規律方面的研究鮮有報道。為此,筆者研制了現場快速直接測定地層烴類氣體燃爆界限的裝置,并給出了高效測量方法,開展了快速測量燃爆界限的試驗,驗證了該測量裝置的安全性和精確性,得到了溫度和壓力升高會使甲烷燃爆范圍變寬的規律。

    • 為滿足不同井眼條件下快速測量燃爆界限的要求,依據最優原則選擇控制壓力、溫度和混合氣體積分數這3個可變參數;為達到經濟高效的目的,以溫度為最先控制量,在調配好混合氣體積分數的條件下加壓進行燃爆試驗。在此基礎上,研制了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測量裝置,該裝置由高溫高壓可變容積燃爆測試筒(簡稱測試筒)和系統總成2部分組成。

      測試筒主要由氣腔、柱塞與推進機構、支架與底座等3部分組成,如圖1所示。氣腔為一個可以模擬地層或井下壓力、溫度的圓柱狀封閉空間,其直徑大于臨界熄火直徑,長度足夠形成連續傳播的火焰,而且氣腔足夠長,還能使測試中的壓力調節范圍足夠大;氣腔內有攪拌球和磁力驅動裝置,用于攪拌氣腔內的氣體,使之均勻混合。柱塞與推進機構改變體積,可以調節氣腔內的壓力及氣腔進氣與排氣的量。測試筒上有一套控制供給空氣和地層烴類氣體的供氣系統,可以通過安裝在其上的傳感器將數據輸送到計算機,通過計算機實現自動化控制,從而實現不同測試條件下的燃爆監測與分析。

      圖  1  測試筒的結構

      Figure 1.  Structure of the test barrel

      測試筒周圍是測試裝置的系統總成,包括:空氣和烴類氣體的自動控制供氣裝置,點火及溫度控制裝置,測試尾氣的處理及分析裝置,各相關傳感器和伺服控制機構,以及內置分析、控制軟件的計算機。測試裝置的系統總成如圖2所示。

      圖  2  測試裝置的系統總成

      Figure 2.  System assembly of the test device

      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測量裝置可以根據實際應用效果,將裝置主體和其他相關輔助機構集成為一個模塊。該模塊具有便攜、安全、高效、準確的特點,可以直接在井場提供服務。

    • 打開溫控箱,將氣腔加熱至設定溫度并待其溫度恒定,用空氣壓縮機向帶攪拌器的高壓氣瓶注入高壓空氣。如果進行氮氣或二氧化碳氣體測試,則注入一定量空氣后再向帶攪拌器的高壓氣瓶中注入高壓氮氣或二氧化碳氣體并連續攪拌,直至罐中氧氣的體積分數達到要求值。開動調速電機,驅動空心柱塞到達右死點,同時帶攪拌器的高壓氣瓶中的混合氣體通過空氣/氮氣進氣控制閥注入氣腔,使氣腔內的壓力達到標準大氣壓。

      烴類氣體氣瓶中的高壓氣體通過三通閥注入氣腔,根據預定烴類氣體的體積分數確定注入量。啟動吸球電磁鐵,將攪拌球由儲球室內吸出。啟動調速電機驅動空心柱塞左行,至端面到達儲球室中心位置,半遮蓋儲球室。吸球電磁鐵斷電,6個電磁鐵排列的1號電磁鐵啟動,攪拌球被吸到1號電磁鐵位置。之后1號電磁鐵斷電,2號電磁鐵啟動,攪拌球移動到2號電磁鐵位置。按上述順序依次操作,直至攪拌球移動到6號電磁鐵位置。然后以相反順序操作,直至攪拌球又移動到1號電磁鐵位置。攪拌球往復運動,直至左、右端全烴體積分數傳感器讀數一致且穩定,停止攪拌。攪拌結束時,攪拌球停留在1號電磁鐵位置。1號電磁鐵斷電,吸球電磁鐵啟動,攪拌球被吸到緊靠柱塞端部的位置。將柱塞退至右死點,吸球電磁鐵斷電,攪拌球落回儲球室,將柱塞向左推進,封住儲球室。通過帶防爆安全功能的可控排氣閥微量放氣,調整氣腔內壓力至標準大氣壓。

      關閉可控排氣閥,進行測試。必要時調整壓力、溫度等參數并點火,直至點燃。測試結束后,打開可控排氣閥排氣,尾氣通過安全排氣口排放,同時用氣體組分分析儀分析尾氣組分。此時,螺桿推動柱塞運行至左死點位置,使氣腔內尾氣完全排出,為下一次測試做好注氣準備。

      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的全部測試流程如圖3所示。

      圖  3  點火測試流程示意

      Figure 3.  Schematic diagram of the ignition test flow

      測量試驗中,由儲球室的攪拌球將氣腔內的混合氣體攪拌均勻。而在實際工況下,地層產出氣體與井筒中空氣的混合可能并不均勻,在現場應用中可能存在一定誤差。但對于埋深1 000.00 m的地層而言,地層壓力10~20 MPa,井筒壓力只有1 MPa左右,地層侵入井筒內的烴類氣體與空氣的混合速度極快,在一些井段氣體混合程度較為均勻,因此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采用均勻混合氣體進行試驗的結果較為準確。

    • 以甲烷氣體為測試對象,介紹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在常壓下測量燃爆界限的方法。常壓燃爆下限點的測量依據二分法原理,使取值點在要求的精度內無限靠近實際燃爆下限點,在溫度恒定時依次通入空氣和甲烷氣體,攪拌均勻后啟動壓力恒定控制程序,設置氣腔內壓力p為0.1 MPa,前2次試驗中氣腔內混合氣體體積分數分別為富氧狀態下的必不燃全烴體積分數CN和富氧狀態下的必燃全烴體積分數CY,取CNCY的中值CM并判斷CNCY的差值是否滿足甲烷氣體體積分數測量的允許誤差(ε=0.5%)[3],若滿足,則CM即為燃爆下限點,否則測試體積分數為CM時是否發生燃爆,根據結果對CYCN進行賦值,并重復上述過程,具體流程如圖4所示(圖4中,Y和N分別代表發生燃爆和不發生燃爆)。

      圖  4  常壓燃爆界限點測量流程

      Figure 4.  Measurement process of normal pressure blasting limit point

      圖5為利用二分法尋找常壓下燃爆下限點的示意圖(圖區中數字為試驗序號)。該方法可以根據燃爆情況調整注入氣腔混合氣的體積分數,高效測量該壓力和溫度下甲烷氣體的燃爆下限。

      圖  5  利用二分法尋找常壓下燃爆下限點的示意

      Figure 5.  Using the dichotomy to find the lower blasting limit at normal pressure

      二分法原理同樣適于貧氧情況下點燃的甲烷氣體最大體積分數的測量(即尋找燃爆上限點),只需改變注氣順序先向氣腔注入甲烷至壓力達到0.1 MPa再通入適量空氣,攪拌均勻后控制壓力在0.1 MPa,前2次試驗氣腔內混合氣體體積分數分別為貧氧狀態下的必不燃全烴體積分數和貧氧狀態下的必燃全烴體積分數,再尋找中值、判斷誤差,并進行燃爆試驗。圖6為利用二分法尋找常壓下燃爆上限點的示意圖(圖區中數字為試驗序號)。

      圖  6  利用二分法尋找常壓下燃爆上限點的示意

      Figure 6.  Using the dichotomy to find the upper blasting limit at normal pressure

    • 根據常壓(定壓)燃爆界限點測量結果,可獲得某一溫度和壓力下的燃爆界限,以此為基礎,保持溫度不變,調整氣腔內甲烷氣體的體積分數至該溫度和壓力下燃爆上限以上或下限以下,氣腔內甲烷體積分數相對于燃爆界限的增減設置某一梯度?C,從原壓力開始進行點火測試,連續緩慢地推動柱塞使壓力連續升高,同時連續點火。如果點燃,則測到該條件下點燃的最低壓力,增大或減小氣腔甲烷氣體的體積分數后,重新進行增壓測試。如果柱塞到達左端極限位置仍未點燃,則驗證是否因增減梯度過大引起,直至因氣體密度過小而無法測量。

      變壓燃爆界限點測量流程如圖7所示。利用該方法測量不同壓力下的燃爆下限點時,根據定壓燃爆界限測量獲取某一溫度和壓力下的燃爆界限C,維持此溫度和壓力但氣腔內甲烷氣體體積分數相對燃爆下限減少0.5%,打開電機推動柱塞,通過減小氣腔體積的方式不斷增壓并持續點火,若增壓過程中發生燃爆則此壓力為該氣體體積分數下發生燃爆的最小壓力(即測得此壓力和溫度下的燃爆下限點),可繼續減小甲烷氣體的體積分數進行增壓測量。

      圖  7  變壓燃爆界限點測量流程

      Figure 7.  Measurement process of variable pressure blasting limit point

      已知某一溫度下壓力為0.1 MPa時的燃爆下限,尋找其他壓力下燃爆下限的過程如圖8所示。

      圖  8  利用二分法尋找變壓下燃爆下限點的過程

      Figure 8.  The process of find the lower blasting limit under variable pressure by dichotomy

      燃爆上限隨壓力改變的測量與燃爆下限的原理基本相同,只是將C定義為某一溫度和壓力下的燃爆上限,燃爆發生后令C=CC,再次進行試驗。已知某一溫度下壓力為0.1 MPa時的燃爆上限,尋找其他壓力下燃爆上限點的過程如圖9所示。

      圖  9  利用二分法尋找變壓下燃爆上限點的過程

      Figure 9.  The process of find the upper blasting limit under variable pressure by dichotomy

    • 根據給定溫度和定壓燃爆界限點測量結果得出該壓力和溫度下的燃爆界限;然后改變壓力,繪制出燃爆界限隨壓力變化的曲線;最后通過改變最初的溫度條件,得到燃爆界限隨溫度和壓力變化的曲面,如圖10所示。

      圖  10  利用各溫度對應的變壓燃爆曲線制作的燃爆曲面

      Figure 10.  Using the variable pressure blasting curve corresponding to each temperature to plot a blasting curve surface

      根據測得的數據,合理調整鉆井方案,可避免出現井下燃爆及其帶來的不良后果。

    • 現場應用中,排砂管線內的傳感器測量經過除塵、干燥后氣體各組分的體積分數,并根據測量結果配制出相同指標的烴類氣體。以配制出的氣體為研究對象,測量其在不同條件下的燃爆界限,最后根據大量試驗結果得出該氣體的燃爆曲面。根據排砂管線內傳感器的測量數據,動態調節配制出的烴類氣體,及時修正燃爆曲面,以便獲得精確的預測結果。

      后續生產過程中,將排砂管線內傳感器的實時測量數據與燃爆裝置所得出的燃爆曲面結合,判斷氣體鉆井過程中可能發生燃爆的階段,適時將空氣改為氮氣、鉆井液等,以保證鉆井安全。

    • 為檢驗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的安全性和精確度,以甲烷氣體為試驗對象,配制了甲烷氣體和空氣的混合氣,在不同壓力和溫度下,進行混合氣井下燃爆界限測定試驗。壓力一定、溫度不定時的試驗數據及結果見表1,壓力不定、溫度基本穩定時的試驗數據及結果見表2

      編號壓力/
      MPa
      殼體溫度/
      甲烷體積
      分數,%
      燃爆情況備注
      10.138.0 4.73
      20.137.0 4.75
      30.183.0 4.73
      40.133.014.20
      50.134.014.60
      60.138.515.00
      70.186.015.78
      80.137.014.80
      90.192.015.00
      100.190.0< 15.00 加少量空氣

      表 1  壓力一定、溫度不定時的試驗數據及結果

      Table 1.  Test data and results with constant pressure and variable temperature

      編號壓力/MPa殼體溫度/℃甲烷體積分數,%燃爆情況
      10.450803.55
      20.450783.92
      30.3656827.40
      40.4006925.00
      50.350914.04
      60.350874.20
      70.350884.52
      80.1008615.78

      表 2  壓力不定、溫度基本穩定時的試驗數據及結果

      Table 2.  Test data and results with variable pressure and nearly constant temperature

      表1可以看出:37.0 ℃溫度下,體積分數4.75%的甲烷氣體發生燃爆,而在38.0 ℃ 溫度下體,積分數4.73%的甲烷氣體不發生燃爆,但當溫度升至83.0 ℃時就會發生燃爆;37.0 ℃溫度下,體積分數14.80%的甲烷氣體發生燃爆,而甲烷氣體體積分數達到15.00%時,即使溫度升高也不會發生燃爆,但加入少量空氣后溫度稍微升高即發生燃爆。分析上述試驗結果可知,壓力恒定為0.1 MPa、溫度為38.0 ℃時的燃爆界限為4.75%~14.80%,與已知甲烷氣體燃爆范圍(5%~15%[4])的最大誤差為0.25%;壓力一定時,甲烷體積分數處于某一溫度下的燃爆界限以外且不超過某一范圍時,溫度升高可在該體積分數下發生燃爆,換言之,壓力一定時,溫度越高,發生燃爆甲烷氣體體積分數的范圍越大。

      表2可以看出,每個試驗所對應的溫度相差不大,但壓力相差較為明顯。當壓力為0.35 MPa、溫度為87 ℃時,體積分數4.20%以下的甲烷氣體不會發生燃爆;但溫度變化不大,壓力升至0.45 MPa時,體積分數3.55%的甲烷氣體就會發生燃爆。同樣,在86 ℃、0.10 MPa條件下,體積分數15.78%以上的甲烷氣體不會發生燃爆,但壓力升至0.40 MPa時,體積分數25.00%的甲烷氣體即使溫度只有69 ℃也會發生燃爆。分析上述試驗結果可知,溫度一定時,甲烷氣體體積分數處于某一壓力下的燃爆界限以外且不超過某一范圍時,溫度升高,可在該體積分數下發生燃爆,換句話說,溫度一定時,壓力越高,發生燃爆甲烷氣體體積分數的范圍越大。

      綜合上述試驗結果,壓力為0.1 MPa下測得的甲烷氣體的燃爆界限與目前已知甲烷氣體燃爆范圍(5%~15%)相比存在0.25%的最大誤差,符合甲烷氣體檢測±0.50%的允許誤差[3]。在一定范圍內,溫度和壓力升高,會使可燃氣體燃爆體積分數的范圍增大。

    • 1)研制了一種現場條件下快速精確測定井下可燃氣體燃爆界限的裝置,可實現不同壓力、溫度和混合氣體積分數下的燃爆界限測量,為氣體鉆井提供了安全保障。

      2)給出了燃爆界限的組合測量流程,提供了壓力、溫度和體積分數的控制方法,提高了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的使用效率。

      3)通過甲烷氣體的燃爆界限測量試驗,驗證了氣體鉆井井下燃爆界限快速測量裝置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發現了隨著溫度和壓力升高,可燃氣體的燃爆界限在某一范圍內也會增大的規律。

參考文獻 (4)

目錄

    /

    返回文章
    返回